Don't say you love me, say you like me.

Saturday, 6 October 2012

親愛的慊人,

我們真的很差勁,這麼想一切就說得通了吧。有人愛著我們,護著我們,他們明明願意包容,我們卻無法承受。很容易因一點小事就受傷,對別人的好意和良善感到愧疚不已,不斷拒絕自己活下去。慊人,殺了我,不然我們就要一起死了。我在想,當我還是一條精子的時候,當我逐漸長出尾巴的時候,當我活在羊水卻未溺斃的時候,神創造我,捏我成形,渡氣入體,在這麼一個神聖而人不能測度的儀式裡,神,偉大的神,是不是忘了放入什麼,抑或加多了些什麼。

所以才覺得苦難好多。

上星期六摔跤,左腳下方被鐵刺入,有點深。它事後長膿,然後發紅結疤。從小到大身上傷口特別多,一直會撞到東西或跌倒,我現在才發現,自己總會在傷口結疤後一直去觸碰它,去按它,力度漸漸加重,直到覺得痛,嘶。它好像真的如<垃圾>所唱,開始在我裡面發芽,吸食傷口周圍的膿,緩緩地,隨性地,恣意地,攀循着我因皮膚白皙而特別顯眼的血管,根紮入心臟,盤算開花。

妓女。流浪。海。黑白條紋。吉普賽人。小丑。納粹。暗房。燈柱。殺。

蔡健雅。女神卡卡。鄭秀文。菲安娜蘋果。張雨生。恩雅。王菲。卡蒂佩利。佩絲拉安。Bliss。

慊人,你要死了嗎。嗯?你是不是要死了。否則我為何感到深深的悲哀與不甘,幽怨地活在每一個打出來的字,每一幅閃過的畫面。剖開我胸膛你就能看見花圃,都那麼多年了,傷口淺化消失,花卻盛開地笑看我們愚蠢而無能為力的人生。一定很好笑,你看花間交配時更加鮮豔的紅就會知道。

噓。去吧,別再說了。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