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t say you love me, say you like me.

Monday, 26 November 2012

散筆——讀李清照<浣溪沙>

1

“莫許杯深琥珀濃,
 未成沉醉意先融,
 疏鐘已應晚來風。”

初嘗果酒真就醉了,笑倒在島國的繁忙時間。是酒精使人醉,抑或期待過深引疲憊。等了好久你都不來,簽證連同我就快過期,過了,就臭了。於是我含住最後一口桃酒點燈,頹廢在夢裡。

人若醉了,心才不容易碎。

2

“瑞腦香銷魂夢斷,
辟寒金小髻鬟松,
醒時空對燭花紅。”

你看過我的長髮嗎,已經長到能覆蓋一半的背部。我每天一遍遍梳齊,不綁馬尾的時候將它們盤起成髻,不喜放下。真的很長很長了,你若再不來,母親就要將它剪短。真的不來了吧,沒關係還會再長的,到時,到時才放下讓你看。

你一定不知道吧,女孩的髮其實也有花季。

3

“小院閒窗春已深,
重簾未卷影沉沉,
倚樓無語理瑤琴。”

考試時總是天光照入才睡,醒來已是響午,大多是無雨的陰晴天。太好了,我最討厭陽光,討厭繁花的季節,因此不喜歡你的外號叫春天。春天是心寒的天,樓上儲物房的吉他冷得抖斷了弦。

4

“遠岫出山催薄暮,
細風吹雨弄輕陰,
梨花欲謝恐難禁。”

不要細風也不要小雨,允我數秒的狂寂。我未見日出你卻已入暮,頻頻傳來入院的消息,血糖過高血壓過低血小板過少。若我無法趕到,你一定要原諒我,即使你再不情願再不心甘,也請你一定要騙我,你已含笑心安地,住入了落日的城。

這次換你等我,等我下去續緣。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