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t say you love me, say you like me.

Tuesday, 11 December 2012

親愛的慊人,

考試終於結束,這是有生以來最努力讀書的了。嗯這句話也許會迎來評擊,畢竟還是有人覺得讀不讀書成績都會很好,沒有B的人生,又何必假裝努力。恩典變得沒有說服力,卻每次都感恩流涕。之前其實偷偷刪除了一篇博文,是抱怨身體的。從十六歲那年開始不規律的心絞痛與呼吸困難,發作的時候總覺得胸口被擠壓得快碎,有無形的刺一根根戳入心肺。百合建議做身體檢查,嘴裡說沒關係,其實有點害怕,擔心報告會將原本盤算要瀟灑的人生添重。只好安慰是因為血壓偏低的關係,血液流得慢,才會導致偶爾血管阻塞造成痛感。因此被小倉鼠罵了,說你怎麼那麼傻把身體搞成這樣。憂慮,抑鬱,壓力,恐懼,不安,噩夢。長期處在這種狀態生活,待發覺時已經太遲。

是真的不強求了。開始對很多事情寬心,好事壞事,笑一下就過了。是相信有上帝的,創造人心靈的,允許人思考的,所以將自己所愛所珍惜的人都交託給祂,相信祂可以照顧好他們。自身太弱,但是有人扶著,鼓勵著,覺得好像可以變得強壯和可靠。木瓜車禍斷了腳,正在康復中,木姐有孕在身,是並蒂蓮孩子,他們的事務阿咲必定要幫的,某同學叨唸工資和工作方面不大平衡,但木瓜是恩師,是父親般的存在,而木姐待阿咲如親妹,願意捧著這張哭不出的臉代替阿咲痛哭。況且一想到那個白痴木瓜能忍著骨裂的疼痛笑著安慰和鼓勵人,就忍不住想起上帝從未棄我們不顧,如今也斷然不會離開。

好像變得積極了吧。這樣很好,否則在每一個需要大量吃藥卻毫無奏效的日子,衰弱下去的不是身子,而是心靈了。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