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t say you love me, say you like me.

Friday, 14 December 2012

好一個爽朗女孩

履行承諾的時候到了。給親愛的S:

<神獸交友秘史>

年十八,首遇婕歪,無感無緒無言。
年十九,再遇此女,自此糾纏不清。

認識S至少有一年了,我竟然還沒信心寫出她的真名,不,是真的會寫錯。構思了很久,此篇文原則上是朋友間交換的博文,實際上則是『用蔡70一百分有限+懵懵懂懂的大腦去分析沈jy(簡稱S)中六生的生活與人格』,對S有意思的男孩們要睜大眼睛注意了,榴蓮也許會每一粒都從樹上掉下來,卻不是每一粒都會中到你天靈蓋的。

在這時候提起黃紙羊先生是必要的,畢竟藉著他才能認識S,他們是華語班的同學。話說我的朋友都是不『打』不相識或『打』成一片而來的,黃紙羊是在小六那年不知做了什麼事而被霸王花70拿著掃把狂追到男廁所後熟起來,而S則是在今年年頭打排球時加深情誼的,她是隊員,也是教練。開玩笑,陸上運動白痴的我怎麼可能打排球,都只是抱著賺課外分數的念頭去送死罷了。枉費S那麼努力訓練和指導,結果第一場站中央位置的時候硬接某校重量級同學的超狠殺球後我的手就報廢了。以開球攻分需要靠運氣,偏偏那天運氣告假。雖然我們十分高調地連輸兩場,但S打排球的功力真的不是蓋的,幾乎80%的球都是她和慧婷在接,分數也是她們在攻。

有一次我們把手放在桌上,我左戳戳右戳戳自己的手臂,完全是軟綿綿的肥肉。然後是S的,一按下去我的臉就繃起來了,心裡大喊喊噢買尬是硬的是硬的啊(感嘆號),沒有好幾年的功夫一定練不出吧。

S的外表是會無意中騙到人的類型。她雖然長得嬌小玲瓏,聲音也是純天然的娃娃音,我們之所以會在一年內迅速產生致命的感情和關係,完全是因為她的性格和喜好與我實在太投緣了。初次見面的時候認為S有點嚴肅,好像蠻兇和做事認真的,她也覺得我看起來很安靜,屬於氣質型,結果我們的眼鏡都可以拿去沖馬桶了。現在想起來,我和S並沒有一起喝過酒,但是聽她的經驗和直覺告訴我,她的酒量絕對是我的好幾倍,試想想,一個能持續灌下混酒而不倒的人比起一個只喝紅酒和海尼根就乖乖去睡覺的人,前者當然比較厲害。

理科班和文科班中間隔了幾班,但依著我這種閒人性格,常常有事沒事就翹去S的班發霉和灑口水,雖然每次經過看見那些同為理科生的同學埋頭讀書覺得有一丁點罪惡感,不過我都盡力壓下,忽視再忽視。沒辦法在太認真的班上生存啊,幸好我的班同學也不是很認真,一邊作弄同學一邊讀書比較容易進腦。因此在S的班上其實很輕鬆,可以玩S的手機也可以睡覺(我總是一副蒼白和睡眠不足的臉)反正她班上的馬來同學總愛把門和窗關得緊緊的,老師自然就看不到我們在裡頭幹什麼了。我知道S中學的時候有留過長頭髮,如今她一再剪短(非一般的短),雖然是落得清爽自在,但我還是有那麼點私心想親眼看看的。

曾經學唱過一遍S創作的歌,現在記不清了,但其實不擅玩樂器卻作曲和詞(而且還作得蠻不錯的)女生確是少見。S錄了起來一直收藏在手機裡,是沒心機而單純出於喜好的創作。還有她很喜歡種仙人掌(大量的),也許同她性格有關吧,很好養,低調有生命力,是個很棒的陪伴者。唉我們卻是喜歡折磨自己的人,容易沮喪,藏心很深,此習慣不好,該罰。

S,你每次都說自己是老狐狸,但在我看來,若你真是狐的話,那麼你是靈狐了。靈狐雖有算計 ,卻志在助人和破災,而你確實為我破災擋煞許多次。我們看兵書如孫子兵法,三略六韜和現代心理書籍,說穿了也只想護人和護己。至於感情事,<志明和春嬌>告訴我們:整世人咁長,總會愛上幾個人渣。人渣清光光過後好男人就搭着ktm來了,趕快準備釣竿,蔡70我牙齒當金屎。

畢業後見面的機會固然少了,但我相信我們的眼光,好的朋友絕對交得久,這是上帝給的福氣。我的確很慶幸如今快步入二十大關,面書和手機信箱裡大多都是女性朋友的訊息,也有一群視我為兄弟的男人們給予關心和鼓勵。每次這麼想小說就寫不下去了,因為會一直笑,縱使無意欲要讓自己好起來,但一直這樣笑下去,如此地毫無防備地笑,不知不覺地放鬆肩膀,在這麼神奇的時候,也就覺得生病或挫折什麼的,瞬間都失去了重量,整個人變得輕盈多了。

點一首李克勤的<紅日>送給爽朗的S,就幻想是王力宏唱的吧,詞曲都很好。

一定要,加油。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