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t say you love me, say you like me.

Tuesday, 5 November 2013

你現在定是在他身邊。等著手術房燈熄。

前幾天和他吃晚飯,日本餐,他點了很多魚生,說你也愛吃。我只是笑笑,喝綠茶。既然你們愛吃,那我也愛吃好了。

不知怎的,我是越來越不吃肉了,雞肉豬肉牛肉羊肉,一吃就想吐。

他說幸好你還能吃魚。

是啊。

聽說你有意將腎捐給他。在我開口之後,他才說的。

他說你身體較健康,又是男性,雖然還要經過很多檢驗才能確定,但若真要捐,總是由你來比較恰當。

你不知道我在想什麼。

當下我有點難過,又喝了口熱茶。

才知道咱們家的遺傳病還有血癌。

先天性貧血,血小板過低,白血球過多,器官衰竭。

他還能說笑,說這是比較難死的血癌。

比較難死,但痛苦和一堆麻煩事總不會少。

至親裡會有一個被遺傳吧。

姐姐是有家庭有子女的人,將來還想望抱孫,與姐夫相守白頭。

正因為你很健康,有抱負,最聰明,還有女友等你。

他說這病似乎到中年才發作。

就只剩下我這無牽無掛的人了。我母親今年五十幾,再多二三十年也就去了,那時即使發作,也不會感覺負擔。

我不是悲觀,也沒有在說喪氣話。

你我都心知肚明,這其中可能性最大是誰。

人都二十了,二十年裡經歷了很多,能理直氣壯地說自己這二十年裡並沒有真正依賴過什麼人。

有的只是恩情。

已經表示自己不需要幫助,卻還願意伸手和給予的,那些善良的人。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棱角,會被生活漸漸磨平。

告訴自己要及時行樂,卻因為過分斟酌而沒有一次辦到。

人生無常,真的沒什麼好可惜的。

這次做不到的事,下次再做不就行了。

可想疼惜的人,不從現在開始,以后也許就不行了。

不管怎樣,你若真將腎捐出去了,以后我會把它還給你的。

我們都是鐵了心的人。

我無法在你們身邊的日子,請替我好好照顧他。


And suddenly, in this moment, I felt a tremendous sadness. Maybe for those that have been missed, they are destined to happen this way. I'm trying so hard to hold my faith. And when my heart wins the battle against my fears and those inner doubts, that's the time I can love you with all my heart and soul. Be happy, for I will always miss and pray for you.

1 comment: